九月家园

搜索
查看: 10|回复: 0

[小说] 志愿军连长王直(三十七)贞玉被抓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1-8-25 10:4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
       “金大哥,今晚你就睡不了觉了。”阿妈妮非常难为情地说,在金大爷的身边加快步伐走着。
阿妈妮十分焦急。女儿的失踪对她是致命打击。女儿从小到大,从未离开她的身边。未曾想,生平头一次被抓,那些该死的美国侵略者。而这事只有请中国志愿军王直连长帮助。金大爷看到贞玉妈泣不成声。几乎,瘫倒在地。毕竟,她就只有一个孩子,她不能忍受孩子离去或者被抓的事实。这对阿妈妮玛是一个沉重打击。万一这事成了,还好,如果......

“没有什麽。”

“真是麻烦你了。”

“贞玉妈.这就别说了。”

“金大哥,如果,你确实想睡,就睡一会儿,然后,我再叫你。”阿妈妮虽说惴惴不安。但是,她还是尽量打起精神。必须为金大爷着想。虽然,金大爷厚道,热忱。是一个好人,但是这样让人家一夜不睡去帮你,总是过意不去。然后,阿妈妮觉得应该让金大爷歇歇,毕竟,路太远了。要明天才到。于是,就对金大爷说,“金大哥,我们休息一下吧。等一会儿再走。”
“ 不用。”

“这样吧,如果,你累了,就说一声。”

“嗯。”
于是,贞玉妈和金大爷继续往前赶。
前面一片宁静,长长地黑夜在无穷尽的延伸。老是走,老是奔都没有效果。火把一照亮的地方被照得通红,等他们一走过。一会儿,就落尽黑暗里,仿佛他们只在一个红色的光圈里走动一样。似乎永远无法走不出光圈。好像黑黝黝的空旷的夜色,把他们包裹一样。在怎么走,总是脱离不了似的。

“连长,阿妈妮和金大爷来了。“战士张义军带着经过一夜奔波,十分疲惫的,一脸很困倦的阿妈妮和金大地走进洞里。这时王直连长正坐在一块石头上,心情非常地郁闷。经过昨日过桥,后是袭击了美军的指挥部的困苦惊险的过程,又有自己的战友牺牲和受伤,使他感到心情相当的压抑,难过。他非常想去看看受伤的战士,听医生谈谈战士们的伤情,再留在那里,照顾他们。于是,他想再坐一会儿。就去连卫生所。本来,他想昨晚呆在卫生所。但又感到太困倦,就早早睡了。现在,看见阿妈妮和金大爷,王直连长就立刻站起来。迎上前去。向阿妈妮和金大爷进了个军礼。

“妈妈,金大爷。”

阿妈妮也不说过多的话。十分的惴惴不安,一脸十分焦急。几乎被什么事折磨得痛不欲生。人也瘦了。原本眼就陷落眼眶里。现在更深了。“王大哥,贞玉,和英淑被抓了!”

“妈妈别着急,慢慢说。”王连长立刻安慰阿妈妮。看着阿妈妮十分痛苦的摸样。连人都快站不住了。王直连长忙用双臂扶住阿妈妮。以免她倒下。

于是阿妈妮就停了一下。喘了几口气。才说:“昨天,贞玉和英淑去山上采野草,被美国鬼子抓走了。”

王直连长知道朝鲜人民有难,志愿军必须要救他们和保护他们。这是抗美援朝的意义之一。于是,王直连长立刻说“妈妈,你放心,我立刻带人去救。”


说完,就扶阿妈妮在一张凳子上坐下,然后,抬起头,对金大爷说:“金大爷,快坐。”

“谢谢,志愿军同志。”

“金大爷,保卫朝鲜平民是我们志愿军的责任。”王直连长热忱,坚毅地说。于是,王连长亲自为阿妈妮和金大爷倒开水去了......


安顿好阿妈妮和金大爷后,王直连长带着王江排长,齐虎副排长,叶成德班长匆匆赶往西江村。

该怎么进行救呢?又怎样实施呢?王直连长一直思索这个问题。他记得何向东师长曾经说过:在西江村一带驻着美军一个营的兵力,还有南朝鲜的军人。贞玉和英淑应该是他们抓的。这一次,是要深入他们的内部进行救援。这同样向王直连长创造了一个难题。而且十分危险。
王连长思索再三。这次行动需要找一个人佯装美军军官。王直连长觉得齐虎副排长适合。他鼻子有点尖,脸又有点长,在......
贞玉和英淑接连在惊恐中度过。

她俩就像两只羊,面对着成群的狼。一会儿有一只狼在羊的身边慢慢走过,使羊神经质地紧张。浑身开始发抖,生害怕狼突然冲向他们,一会儿,又有两条狼又快步走过羊的身边,搞得羊浑身战栗。吓得脸青变黑,生害怕狼一步窜上来,一口把羊吞了。又像湍急的汹涌的河流。快淹没站在水中心的一块岩石上的两只翅膀受伤的鸟儿。

这时,一个高大,傲慢的美军提着枪,前面一个南朝鲜老头,端着一个盘子,有两碗饭,一碗肉和一碗菜,走近门边,然后,门开了。美军喊道:


“老头,把饭赏给她们!”

这个老头就端着饭,走了进去,然后,蹲下,把盘子放在地上,接着,又把饭菜放在门边,
然后,美军冷冷地,带着居心叵测的眼光说:

“ 这是我们约克上校招待你们的。”

贞玉和英淑怯生生地转过头去。
“怎么,你们还嫌。”这个美军恶毒地嚷骂道:“应该让你们吃屎!”

“走,老头。”说完美军,等老头出来,把门关上,然后门又开了,美军冷冷地,盯了她俩一眼。正告道:“等一会,我们约克上校,要见你们。”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三十四章


  “贞玉姐,他说他们当官要见我们。”英淑有点发抖说,她预感到当官的是绝不放过她和贞玉姐的。看来她已经感到厄运就要临头了。因此,一想到这事,人就不由自主快要瘫倒了。仿佛约克上校站在她俩面前,一副猥亵地,肆无忌惮冲向她。

“是啊!”贞玉也感到在劫难逃。心里不由得惊恐害怕。她想,一旦到了当官的面前,一定被糟蹋。她是属于志愿军连长王直的。绝不容许他人靠近她。
过了一会儿,门打开了。走进来两个美军,贞玉和英淑顿时感到一直在折磨她们的焦虑难安已经来临。一种令女人刻骨铭心的伤痛即将来临。

“贞玉姐,我怕!”英淑紧贴般依着贞玉。贞玉双手抱紧她,就像台风逼近她俩,强行把她俩扯开似的。


一个美军羡慕自己的长官,的艳遇。他恨不得怎么不是自己。而淫笑说:“这是好事!你们紧张什么。?”

另一个美军猥亵说道“让我们约克上校看上了,连我们都供着你们。”

“是啊。还在那里做精八怪!”


“沃尔夫,你看先挑选谁呢?“

“尼尔森,我看先把这个小的带走。"

于是,英淑死活挣扎着,哭喊着,被带走了。
然后,门发出一声急促,把耳膜都要震破的声音在贞玉的面前,赶紧关上了。仿佛在防止贞玉跑出去似的。

刚才美军猥亵,蛮横的脸在贞玉的脑海里开始闪动,现在已经深深地印在她的脑海里。令她惊恐。开始浑身发抖起来。在半明半暗的屋里,从刚才的令人惊厥拼命的喊叫声

和无助声以外,屋里陷于平静。仿佛英淑一下掉进深不见底的黑洞里。然后,被里面空蒙的阴切切的黑暗淹没。

贞玉知道接下来就该轮到她了,她打定主意,只要身子被糟蹋,立刻撞死。决不能带着不干净的身心,去见中国志愿军连长王直。


大约过了一个小时,英属被带回来了。

她的乌黑的头发散乱在脸上,衣领露出一角,她个脸宛如死人般,煞白。仿佛就要死了。血从覆盖着腿上的朝鲜裙子里血,流出来。

后来,贞玉又被带着了。

她知道在怎么挣扎,都是无用的。反正只有死。她绝不能玷污自己的心上人,更不能让他蒙羞。就让自己从此刻起隔离王直连长,把他排除在自己的思绪里。前面是一道门。在有些微暗的过道前,显得威严。就像一个美军用背对着你一样。

门开了。

贞玉走了进来。她看见,一个30多岁的军官,光着富有弹性的光滑的肚皮,并且,把他的军裤钮子扣上,然后,把裤子上的皮带系紧。他看见贞玉,就走近她。

一个比一个水灵。”他张嘴说,仿佛还没有走过去,极想把贞玉一把抱住似的。
他干脆直奔贞玉,贞玉不自觉往后退,一下摔倒在门边,军官一下扑在贞玉的身旁,然后,双手抱住贞玉。完了,贞玉想到:自己定会被他强奸,如果你反抗,他就更凶,如果不也一样。于是,贞玉彻底绝望了,她干脆不动,看来今生不能和心上人在一起了,任何一丝的希望都没有了。她感到绝望。而且,极度的绝望,她对王直连长强烈的爱恋,就像火焰正在旺盛燃烧,却被人浇灭,她十分向往憧憬真挚美好的爱情,却被严酷无情的摧残,她魂牵梦绕的心中的爱人,她早也认定是她男人的中国志愿军连长,英俊,慈祥,勇敢的王直连长,就此在她的脑海里,像灯灭了一样,又像被闪电击倒的树木一样,消亡了。这时,约克上校开始心安理得地无耻地韵味般用长着黑毛的手。猛地揭开贞玉的朝鲜服装。解开了一件,然后手不停,立刻急不可待地又解开贞玉的内衣。已经极度难熬了。这时,门一下开了,一个美军匆匆走进来,见他们这样,又退出去。

什么事?”约克上校问。

“约克上校,约翰森将军叫你去。”

“知道。”

约克痛恨地叫骂一声。仿佛一身的欲火,被冷水浇灭。“真他妈败兴!”然后看了一眼。贞玉。不放过地说,“明天到这里来。”于是,不情愿,不甘心地起来,他快步走到前边办公桌旁,穿衣服去了......


天快要黑了。


连长,我们快要到达美军的营地了。“办成美军军官霍克,布朗的齐虎副排长对走在身边的王直连长说,而其余三个全办成南朝鲜军人。他们故意放慢步伐,让开始加紧心跳的稍微平负一点。王直连长对身后的王江排长说:王江,等会带来守门卫兵前,只要卫兵稍加阻扰,你明白吗”

连长,我知道。“

好,就这样,悠闲地走。”王连长说。于是,他们显得气定神闲超守门的士兵走去。

由于,时间过于仓触。无法对美军有一个全面的了解。根据美军傲慢,蛮横清闲的不把任何军队放在眼里的特点。让齐虎副排长伴美军高级军官霍克,让他们三人伴南朝鲜军人,毕竟,中国人与朝鲜人是亚洲人,长相相似。而如果都半着美军,一眼就不像。所以,目前的这个扮相是非常合适的。而接下来,就是,语言方面的问题。如何巧妙应付,这样避开不必要的问话,是难题。应为,只要你随便说一句话,就会招来对方的盘问,和核实。为此,王连长,让叶班长别说话,其余都反复交代叮咛。但是,王连长认为,这些都还是不够。因为,他对美军别的特性掌握太少。这注定又是一次惊恐,困难的致命的营救。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三十五章


贞玉被一个美军持枪冷漠地押着,一个南朝鲜士兵抓住又她胳膊,贞玉就这样回到了破旧的房里。
此时,房里暗阴阴的。除了能偶尔听到门外的美军和南朝鲜军人的短暂的谈话声。和偶尔来回的脚步声外,接下来剩下的就是有些令人压抑和苦恼的长长的安静。而房里更加静默。它让人处于烦躁,惊恐,让人心神不宁,而且,这种绝望情绪死死抓住贞玉和英淑,不肯放过。让她俩身心痛苦。十分无奈心情糟糕脱了。仿佛只要她俩一睁开眼,约克上校就扑向她俩似的。

“贞玉姐,我有一点冷!”英淑说。虽然,她处在刻骨铭心的伤痛里,但比刚带进来时稍好点。

“你就靠在我的身上吧。”贞玉对她说。于是英淑就挪近,她的身子,头靠在贞玉的怀里。贞玉双手搂住她,她感到英属的身子有些凉凉的。看到她绝望可怜的脸,贞玉就愤怒。

“贞玉姐,我以后该怎么办呢?”英淑无不担忧地问。显然,她还是不甘心被毁了。

贞玉听她这样说话,还怎敢想未来。今天,自己侥幸跳过了,明天呢?美军军官会放过她吗?她到时还不是和英淑一样。一想到这里。贞玉心情坏透了。
,已经稍微平复的心情,被这个念头重重地打击了。不由得苦闷惶恐不安。

英淑哭道:“我以后还怎么敢喜欢志愿军,还怎么像你一样,向往他们的爱情,看来,只有下一辈子了。”


贞玉听英淑念叨。她多么想燃起希望,一双失神的眼睛闪起美好的光亮。
她无法安慰英淑。因为,明天对她来说是噩梦。仿佛逃过了一只狼。然后这只狼又回头正在奔她而来似的。

此刻,房里已经悄然退去了白天的影子,隆重的黑暗浮上来了。房里这两个孤苦伶仃,身心恐惧的少女。就像被人扔到了四面空空的铁盒子里一样。



“站住!”一个站在岗哨门口的南朝鲜士兵喊住王连长他们。他的旁边有一个美军。看见带着墨镜的齐虎伪装的美军军官,再加天黑。虽是自己的军官。他还是走过来。也要检查。

齐虎故意傲慢地说,“老子一个少校,还用得着检查!”说完,往里面就走。

这个南朝鲜军人,立刻走上前。用枪对着他们。一脸强硬。只要他们往里走,就立刻开枪。

身着南朝鲜军人服装的王江排长,冲向前,伸手对着美军和南朝鲜军人,凶猛地打了两耳光,“你他妈的,竟敢检查霍克少校。你跟老子听好了,他已经晋升美军参谋部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上校,”说到这里,王江排长伸出两个手指,指着他俩的鼻子厉声叫骂道:“他是来拿存在这里的文件,跟老子滚开。”王江排长最后一句,叫得更大,仿佛要把守卫的敌人叫昏过去。他的声音刚落,美军有些奇怪,问“你是南朝鲜人,你敢对我叫吼。”

“你跟老子听好,“王江排长凶横的又指着美军的脸,仿佛,要不美军的脸戮穿似。“霍克上校是我的干爹。只要他一句话,你就跟老子滚回老家去,你信不信!”

算了,算了,‘南朝鲜军人拉了一下美军,此刻,美军被吓着了,就像叶子焉了一样。


于是,南朝鲜军人忙说,“你们请进。”

然后,王连长他们就奔军营而去。

“连长,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呢?齐虎知道马上就进入敌人的营地。里面是什么样,谁也不知道。而且,有多少兵也不清楚,但是他们的任务是救出朝鲜平民。这事自然就令人没有底气。心里发虚。总觉得十分的玄。就像自己被人掉在了空中一样。只有手在乱抓。

王直连长没有马上回答,他认为当务之急是必须在敌人的营地搞清贞玉和英淑关在那里。还有,继续麻痹敌人。然后再看下面的行动。再决定。

“王江,你和叶班长负责搞清贞玉和英淑关在那间房?我和齐虎副排长稳住敌人的指挥所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“记住,只能用敌人称呼,比如,称齐虎:霍克少校。不要喊错。一定要小心。”

他们就这样,走近敌人的营地大门。

进了门,这时里面,过道上,有些美军匆匆过往。王江排长刚想和叶班长要离去。急于寻找贞玉和英淑。王直连长立刻示意,他俩先别走。很简单,假如王江排长和叶班长找到了贞玉和英淑。他们怎样和连长见面。总不至于在过道上,这时,一个美军走过来问齐虎:“长官,你找谁。”
齐虎副排长稳了一下情绪,才淡淡地回答:“你们长官在吗?”

“约克上校去约翰森将军那里。”

“那他什么时候回来?”

  “明天。”
    “哦。”
这个美军看着他们,好像他要急于做什么事,就转身走开。王连长立刻凑近齐虎副排长,小声说”快把他叫住。”

“为什么?“
“找军官处。”

看着这个美军快要消失在右侧过道里。王连长用手立刻推了下齐虎。于是,他跑上去,把美军喊住。说了几句,然后,美军就和他回来。

王直连长立刻用眼神,向齐虎暗示,于是,这个美军,又把他们带到约克办公室。说:“这是我们约克上校的办公室、你们就呆在这里。”停了下,偶然问:“长官,你们找他有什么事吗?”
我干爹要在明天请他喝酒,因为,他高升了,现在是参谋部的上校了。可惜约克上校不在。”王江排长抢先说。看起来得意洋洋,一脸荣耀。
“那你们呆一会。”美军客气说。

   “好。”王江排长说。
当这个美军觉得也不错,转身离开时。王直连长向王江排长示意,他们可以却找寻贞玉了。于是,王江排长就和叶班长朝前面非常暗的过道走去,而连长和奇虎留在办公室。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九月家园 ( 浙ICP备17049902 )

GMT+8, 2021-10-22 11:41 , Processed in 0.111286 second(s), 1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Licensed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