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月家园

搜索
查看: 7|回复: 0

[小说] 志愿军连长王直(三十六)背着战士小刘回去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1-8-25 10:3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
      王直连长背着肚子受伤的战士小刘,向前走着。
“连长,我能走。”小刘不愿自己连长受累,要坚持走。尽管他的肚子上的伤口痛得厉害。看着自己的连长默默地向前走着。毕竟,这一路太长了,连长怎么行呢?而且,他注意到:连长后颈上,正在有些汗渗出。都要背着他走。不禁感动了。
“没什么,我不累。”王直连长道。他转过脸来,非常的温存。给人的感觉是,像一道微和的春风。让人舒适,放松。
能让战士的痛苦,烦躁的心情平复些。王连长说:“你是不错的战士!”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“连长,你更好!”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“不,我觉得,对战士们不够关心,让他们保护,我没有用!”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“不,你一直是好连长,别说周占海,就是我,都会这样做的。”

当这个战士提到周占海,王直连长又一次伤感。他非常内疚地低下头。默默地走着。不过,王直连长有点好奇。这个战士怎么认识周占海。周占海是一班的战士”
,而这个战士是二班的。于是。王连长就问:“你怎么认识周占海?”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战士说:“我们是同村的。”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“ 你们平时在一起吗?”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“  不,我们少在一起。只是认识。我妈和她妈关系可以。”


王连长想多了解周占海的事。他不能认为时间一过,就不当回事一样。但对方只是认识而且。他有一丝失望。就叹了一口气。说“哎,他是为我牺牲的,我对不起他!”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“ 连长,我们每一个人危险的时候,任何人是不会站着不动的。”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“我以后怎么对他妈妈说呢?”王直连长觉得自己无颜面对。看了看前面的路。显得无所适从。仿佛在面对着周占海的母亲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“ 他妈妈是明白的。”小刘说。
尽管小刘这样说话,王直连长还是处于深深的哀思中。是啊,一过人会死,当他用自己的生命,带给他人奋斗的延续时......

他们就这样边走边走边聊。
这些勇敢无私的战士和指挥官们,走过洒满金黄色柔和夕阳的山道.和他们脚边和脚下緑色葱葱的野草。
过一会儿他们抬头一看,前面是一个山谷。在黛黑般幽静的暗影里,显得暗緑暗緑的,而后,从山谷上,蔚蓝色怡人的天空里,柔美而绚丽的金黄色夕阳的光辉,有些斜斜地洒在神奇的谷底中。在明晃晃而又 温暖的光辉里,山谷间,彰显暗里透着辉煌,緑阴里柔和着明净的清幽的山色。夕阳慷慨地抚慰他们的脸,沐浴着志愿军腰系皮带的英雄好汉般的身姿,还有他们不断向前走的,留在洒满夕阳的緑草油油的山道上的,机智诚挚的身影。
朝鲜五月底的山里。吹来凉爽,舒适的晚风,令人畅快。他们四周的葱茏的树木,簇拥般呈现在他们的面前。仿佛分享他 们。胜利喜悦.....

阿妈妮看到夕阳西下了。天渐渐的暗黑了。她越来越心急,贞玉还没回来了。就算是要多采一点野菜,时间也差了。怎么贞玉还不回来.她已经等待心焦,烦躁。
她想到灶间去做饭,万一女儿又回来呢?到时还没有做好饭,如果她饿了,又咋办呢?

于是,阿妈妮立刻到灶间。走到炉灶旁,揭开锅盖,然后,走到一侧的水桶,,舀水倒在锅里。不知什么,她总觉得不对,女儿该回来了。于是,他又烦躁起来,被脑海里的疑虑,控制了。一下又把水加满,她心更焦虑女儿。神智恍惚,水又满了。于是,她又赶快把水舀起,不料,又太满,水流在阿妈妮的身上,她干脆把瓢放在水桶里。站在灶间旁。

“贞玉妈。贞玉妈!”英淑的妈妈喊着,走进灶间来。一脸的担心,疑虑。走近阿妈妮的面前,站住。“贞玉和英淑回来了吗?”

  “还没有。”

  “她俩怎么还不回来?”

  “就是不知道啊!”


“这都天黑了,她俩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  “哎呀,这该怎么办?“英淑的母亲更是十分的失望。似乎离绝望就差一步了。仿佛她马上就要看见悬崖似的。
在那里一莫愁展。阿妈妮听她这样一说,更加担心,心乱如麻。两人站在灶间旁,无话可说了。但是,就这样干站着,也不是办法。
阿妈妮忽然说:

“我们干脆上山去找!”

英淑妈非常为难。“这都天黑了,怎么上山。”

阿妈妮也觉得为难,天多快黑了。怎么能行。觉得不妥。就不说话了。

“哎呀,这咋办,人也见不到,太急死人了!”英淑妈一脸焦烂了。好像再见不到她的女儿,仿佛要昏倒过去。这时,阿妈妮一下想起了金大爷,立刻说,“喊金大爷同我们上山。”

英淑妈一听,马上点点头。“可以,那我们赶紧去金大爷的家。”

于是,她俩立刻转身出去,关上门,直奔金大爷的家去了......


贞玉和英淑被关在一间发霉的旧房屋里。她俩从未遇到这事.想起下午被美军抓住,就害怕。她俩都感到一起都完了。据说,男子被抓就强制当兵,女的被抓,就被强奸。

她们坐在草上。屋里变得由明到暗,过了很久,光亮渐渐退去,阴影悄然浮上来。
“我们咋办啊!贞玉姐!”英淑忧心忡忡地说。靠在贞玉的肩膀上。
贞玉左手搂住她的胳膊,虽说,她也害怕,也担心,但是目前又没有好办法。她也绝望了。就像她俩落进了一个又深又见不到底的黑洞里。往上愿望,视乎根本看不见边,陪伴她俩的是阴阴森森的黑暗。和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厄运。

“英淑,我也没有办法。”

“贞玉姐,为害怕!”

贞玉无奈地叹了口气。妈妈见自己到天黑了,还没有回去,一定会担心。而且,二婶也是。哎,更担心。可是现在天黑了。她们一定焦虑,不安。哎,都是自己惹的麻烦。还带上英淑。这该怎么办?”

英淑看到贞玉陷入烦恼里。于是就更担忧。她更加胆怯。最重要的是,美军会把她俩怎么办。这个问题开始死死地缠住她。让她的心一直加速跳动。仿佛英淑的前面出现一个一脸淫笑,流着口水,马上解开腰间皮带,然后,又赶快脱掉军衣的光着胸脯的美军,跨出一步,伸开像钳制一样强有力的双臂.....然后,似乎又出现一个高大,宽厚的肩膀,像门板一样的背的美军,同样,两眼睁得特大,一脸如饥似渴般,淫笑都算了,一把上来,......

英淑一下捂住脸,叫了一声。

贞玉抱住了她,忙问:“英淑,你怎么了?

“我害怕。”.....
在这样像困在铁笼里的她俩,有什么办法呢?也就只有倒霉的分了。一切都完了。


金大爷根据阿妈妮的紧急请求,举着一根火把,在昏黑的夜里,急匆匆地向王直连长和王江排长的连部去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九月家园 ( 浙ICP备17049902 )

GMT+8, 2021-10-22 10:19 , Processed in 0.106703 second(s), 1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Licensed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