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月家园

搜索
查看: 65|回复: 1

[小说] 志愿军连长王直(二十五)夜里过桥的志愿军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1-4-16 10:3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
      贞玉,走了出来。

她没有任何的不悦。虽然,王连长几乎多数时间陪妈妈和金大爷说话,没有找她聊。她也不会怪他。因为,她毕竟看见了王直连长。心愿已经达到。此刻,贞玉姑娘感到心里敞亮。就像是被盖住在壶里沸腾的水,揭开盖子后,热量释放了一样。她感到心里一直都甜丝丝的,回味温馨。就像幸福一直都围绕在她的周围。

贞玉在洞边右侧的一块石头上坐下,看着她前面正在站岗的两个战士。觉得他们与王连长一样多么亲切,真诚。

她就站起来,走近两战士。

看见贞玉缓缓地走近,战士马成儒说道: “老乡,你怎么不在里面歇歇?”
贞玉不知道怎么回答这句话。但不说话,又不太礼貌。而战士是那么纯朴,热忱。贞玉说:“我想看一看。”停了下,又问:“你们就这样一直守卫吗?”

   “不,我们5个小时换岗。”
  “你们长时间站着,一定站累了吧!?”贞玉猜想地问。

“我们站累了,就坐下歇一会儿。”马成儒道。

   “ 哎,你们太辛苦了”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  “没有什么,我们情愿守卫朝鲜的土地。”战士杨玉光爽直地说。

看见两个战士,有些瘦的脸。贞玉觉得他们的生活一定很差。当初,受伤的王连长好不到他们多少。他们是不应该遭受到战争的好战士。就为了保卫朝鲜的人们和土地。贞玉心里一热。无限感动。更加喜欢他们。

           “我们给你们送来了肉。这是我们西江村民的心意,你们一定多吃点,多打美国鬼子。”

两个战士爽直,感动地说:“谢谢朝鲜老乡!”.......

第二天,阿妈妮,金大爷,贞玉要回西江村了。王连长和王江排长去送他们,他们相互告辞。贞玉一直目光不离地瞅着王直连长。就害怕早走一步,就再一看不见王连长似的。然后,王连长转过来,走近贞玉。此刻,她本已跳荡的心,更加剧跳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怎么了,贞玉?”王直连长见她脸有点抖动,以为她不舒服,就赶快问,一双着急,和来自男人温存的关
怀,令贞玉激动。她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。忙说:“王大哥,我没有什么。”.......

后来,贞玉就和金大爷,妈妈一起走了.但她走了几步,回头深沉地凝视着王连长.一脸充满不愿离去的神态.又无助又无奈又不想走。但她又不得不走了。

过了会,贞玉姑娘又站住,她又转过头,这时王直,王江已经转过身,回连部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“ 连长,”王江排长似乎有话要讲。停了下。看了自己连长一眼。他觉得是告诉连长,贞玉心思的时候了。王连长听王江说了一句,又不说了。以为他有话要对自己讲,又故意看他的神情。是不是,适合或者不是说话时候。就干脆说: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王江,你什么就说。”
王江排长见连长都想听了。觉得该说贞玉的事了。他侃侃而谈:“连长,你对贞玉怎么看?”
王直连长有点摸不着头脑。“王江,你想说什么?”王江觉得,连长对这句话,是什么意思都不明白,就表明,贞玉姑娘再爱王连长,都是无用的。因为,自己连长不懂爱情。是啊,只有经历结婚的男人才明白爱是怎么回事。王江干脆说:“你没有注意到贞玉的目光,与众不同吗?

              “我没有注意。”王连长说。由于他要陪朝鲜老乡,没在意贞玉的表情,而且,他也无从明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“贞玉看你的眼光,充满爱,而且,非常强烈。”王江进一步说。

       “王江,你别胡说!”王直连长非常惊讶。看来,他不相信。觉得这怎么可能。

         “你个傻瓜,贞玉姑娘在爱你。“王江排长干脆脱口而出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“爱我,这怎么可能。”王连长觉得不可思议。就像是晴朗天空,下起了雨一样。“我怎么没有听她说呢?”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"人家姑娘,怎么轻易开口对你说呢?“王江排长说。他在告诉自己连长爱的经验。又笑呵呵对连长说: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“连长,你不能放过哦”......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三十四


       "报告,连长,排长,前面有一座桥。”从前面山道急急地跑来。战士张义军,向正在一边商议的,一边慢慢向前走动的王直连长,王江排长,敬了个军礼,报告道。

王直连长一听,心里顿时觉得像放了一块石头,非常的弊闷压抑。他感到有一场苦战,就要开始。只是,出乎他的预料。而且,还来得快。

但王连长并不急于思索这一新出现的情况,他还是想多了解进一步的讯息。以便作出有利于战事的正确决策。又问:“桥上的情况怎样?”

  桥头有十多个卫兵把守,它的旁边还有一个岗亭,桥尾有二十多个美军把着。”

“桥四周的环境怎么样?”王直连长进一步问。仿佛要全部记住张义军说的每个字似的。因为这样的情况就必须知道得更详细,更透彻,才越实在。


“桥两边是高山,好像,桥往山那边有一条公路。”

“ 好的  ,  张义军,你继续观察,有情况,马上报告”王连长又嘱咐道。

然后。张义军转身向前走去。王连长觉得应该亲自到前面去观察清楚。这样,进一步对桥周围的情况加深了解。然后,就对王江排长说:“王江,我们去看一看。”于是,他俩快步走到队伍的前面。

昨天何向东师长,通知王连长,尽快执行一项既是侦查,又是袭击在良山以北敌营指挥部的任务。拔掉了它,对于缓解志愿军目前不利的局面,会起到事半功倍的奇效。

做侦察工作,王直连长并不觉得棘手。怎样设法完成,才是最重要的事。他深知,切实观察敌情,作出清晰正确的判断,迅速果断的行动,是胜利的关键。

王直连长,王江排长在一处较茂密草丛中,蹲下。

沉稳地观察着桥上的情况:王连长专注地数着桥头上的美军:1,2,3,4,5,6,7,8,9,10,11,12,13,14,15。他开始感到凝重。仿佛四周的空气郁闷起来。王连长意识:桥头的美军比
他的十三个战士多。看来,过桥会相当困难了。桥头的美军比我战士多。那桥尾呢?他问王江排长:“桥尾是多少敌人?”



王江排长没有数。因为连长在数,就去观察四周的环境了。比如,桥四周的地理位置。连长见王江排长不回答,他知道王排长没有数。


然后,又数起桥尾上的美军:1,2,3,4,5,6,7,8,9,10,11,12,13,14,15,16,17,18,19,数到这里,王连长觉得不对。然后,他用手擦了擦额头。非常纳闷地说”

“ 王江,桥尾怎么只有19个美军?“

王江排长一听,有点奇怪,说:“刚才,张义军说有20个美军。”

  “哦。”王连长似乎明白了什么。猜测道:“如果,这个美军做其他别的事离去了呢?”说到这里。王连长看着王江。

王排长也有点疑虑、说:“那他做什么事呢?”

   “算了,先别管这个。”王连长认为这不重要。首先,应做好眼前的事。他擦了擦自己的额头,又加紧观察河对岸。以及桥四周的地理状况。
......






两边桥头有岗亭。而且从桥尾望去,一条公路通向山脚右侧的尽头,然后,路在这里拐进险峻的山后。

王直连长从不低估敌人。认为,要通过桥,就得解决守卫桥上的卫兵。目前来看,他们人比我们战士多。

然后,王连长想:能不能走另一条道。绕过这坐山和桥呢?或者还有一个选择,通过别的小道,绕过敌人不是更好吗?这样可以减少战士们的伤亡。显然,这个想法是稳妥,安全的。
然后,他又细致观察了一会,不禁失望起来。面前除了这条路,别的就是险峻的高山了。看来,不得不过桥。王直连长想听听王江排长的想法。他一向认为,王江排长在实际用兵上,能想出一条非常实在的办法来。是啊,也许考虑太多,反而,束缚自己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“王江,我们怎么过桥呢?”王连长问。
王江排长闷了会。现在的美军比我们人多。应该先对付桥头上的美军。但战事开打,桥尾敌人会不会增援呢?。如果,真出现这样的情况,一定会更糟糕。还不如分两路对付敌人?但,不管怎么说,一定要首先合力拿下桥头上的美军,才有第二次。然后,王江排长提出他的想法:“连长,先合力解决桥头美军,时间越短越好。”

“如果,桥尾敌人回来增援呢?”

“这有可能。”
  “
“我们必须把这种可能,考虑进来。还要多考虑一旦出现意想不到的情况,又该怎么办。”

“是啊!”王排长 有些郁闷地出了口气。把他的双手扣在腰间的皮带里。看着脚下的小草,快要伸向小径的中间,挡住他往前走的脚背。

王连长担心的不是这事。到时怎样牵制美军,才是最重要的。王连长在思索中。没有说话了......

王江排长看到连长在思索问题。他就又双手扣在腰间的皮带里。眨了眨眼睛。转过头,盯住桥。

王直连长听了王江排长的建议。这才思索道:先打掉敌人,在进行补充消灭。这就是说,万一有漏掉的情况时出现,可以立刻解决掉。就不容易遗留后患。王直连长认为王江的话可行,就决定一起上。最好在非常短的时间内,完成过桥行动。时间过长,有可能招来成倍的美军。这就会形成反被牵制。影响突袭美军在良山的指挥部。王直连长决定,现在就行动。于是,王直连长立刻对王 “王江,我们俩个一起上。”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“为什么?”王江排长有点不解,问。因为,他还不知道,连长的具体想法。刚才,只是他的主意。如果不了解连长的看法。他就难以进行。他注视着自己的连长。

而王连长已疏忽了。他只顾考虑马上开始的行动。忘了两个指挥员,应该互通作战思想。就抱歉说:“王江,对不起。忘了告诉你。我是这样想的:决定一起上,立刻打掉敌人,然后,视情况,而定。”

王江排长觉得,这样也行。大体上是这样。到时,可以互相配合,弥补有可能出现的缺陷。更利于作战行动。王江排长点了点头,但他又有些顾虑。问:“连长,到时出现意想不到的情况呢?”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“是啊!任何情况都有可能发生。”王直连长知道即将开始的战斗,是不好说的。但他只有随机而行。

王江排长见连长坚定的面容,他为,怎么会没有困难呢?没有的话,要志愿军干什么?到这里,志愿军是一定要打掉敌人。不管又多难。就说:“连长,你就说吧!”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“准备战斗!”王连长果断说。
发表于 2021-4-30 08:51 | 显示全部楼层
续读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九月家园 ( 浙ICP备17049902 )

GMT+8, 2021-5-11 03:03 , Processed in 0.124673 second(s), 1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Licensed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